当前位置:主页 > 国画 > 国画百科 >

壁画的历史与技法

来源:huihuarensheng.com  作者:绘画人生网  时间:2020-08-31  

  壁画,墙壁上的艺术,即人们直接画在墙面上的画。作为建筑物的附属部分,它的装饰和美化功能使它成为环境艺术的一个重要方面,壁画为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绘画形式之一。

  壁画的发展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石器时代是中国绘画的萌芽时期,伴随者石器制作方法的改进,原始的工艺美术有了发展。

  据文献记载,我国最早的宫室壁画出现在商代。《说文·反质篇》引《墨子》佚文说,殷商时期“宫墙文画”“锦绣披堂”。1975年考古工作人员在河南安阳小屯村北的一座半地穴式房址中发现了绘有红色花纹和黑色圆点的形似对称的图案,说明殷代晚期的建筑物上已经出现了壁画。到了周代,在天子轩明政教的明堂周围都画有壁画。这一时期的绘画工具比商时已有进步,颜料也更加丰富,多为一些有机矿物颜料,将画作在有白灰的墙壁上。

  秦汉时期壁画统治阶级的需要带动了美术各门类的发展,绘画当然也不例外,有了长足的发展,秦汉时代的壁画以宫殿寺观壁画和墓室壁画为主。壁画颜色丰富有黑、赭、黄、大红、朱红、石青、石绿,以黑的比例最大,显示出秦人尚黑的特点,色料多为矿物颜料。壁画内容丰富,个性鲜明。东壁北组的《车马图》不仅突出了秦代绘画写实性,而且表现手法也更加多样。本图整体采取侧面鸟瞰角度,平涂晕染兼施,局部画面采用了剪影效果。秦代壁画的技法以平涂为主,而线条不予强调,犹如“没骨”之法,且没有渲染,工笔重彩人物技法尚处始创。

壁画的历史与技法

  西汉的墓室壁画遗存已发现四十余处,较完整的西汉早期的壁画,是河南洛阳烧沟的西汉墓壁画。这幅画用粗犷的墨线勾勒人物,用紫、红赭、绿蓝几种颜色加以涂染,画法拙朴但很传神,充分体现了西汉的艺术特点。卜千秋墓中的壁画则是事先在地面上把特制的空心砖编号,排列粉刷,绘制以后再拼装到墓室顶部。画面夸张概括,这是前朝所没有的一种新的壁画创作方法。

  东汉的墓室壁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壁画面积增大,色彩手法更加多样。写实性增强。车骑出行,家居案次,观赏歌舞,农牧生产,内容贴切。壁画往往是一气呵成,勾勒的线条比较流畅,准确、粗壮、简练,豪放潇洒之气四溢。

  总之,汉代画风拙朴、古雅,不大讲究比例关系,线条粗犷,多运用散点透视,人大于山。散点透视互不遮拦,象征手法见多,以一当十。多用先勾线后涂色的方法,注意整体法和中轴对称关系,人物造型以尊卑关系而定。设色法主要有:单线平涂法,没骨法,白描法和点彩法,晕染法和渲染法,写意法等。

  魏晋南北朝时期,壁画艺术是佛教传播的重要形式,所以这个时期壁画得到很大发展。这一时期的壁画在传统的密体画法基础上有了新的疏体画法。人物造型的俯仰正侧和树木枝叶的变化都比汉画有了提高。用线以刚劲为主,刚中有柔。虽仍以铁线为主,但已根据面部、衣纹的不同而有粗细转折的变化,并善用流利飞舞的长线条。人物形象多写实、动态夸张。“秀骨清像”的人物造型,代表了当时人物肖像画的新水平。设色沉重而稍板滞。同时吸收了外来因素,如印度的立体透视法和西域的凹凸画法,发展了中国传统画技法。

  隋代在技法上,隋代时的人物形象已从北周时的头大、腿短等比例失调趋向协调,各种姿态已从早期较多夸张和想象的手法而逐渐趋于写实。当时的线描也发生了变化,既有精细的铁线描,也创造出豪放的兰叶描法。在晕染法中已将西域的明暗对比法与中国的渲染法融为一体,使人物形象的颜面既表现出鲜红的色泽,也有阴阳明暗的立体效果。色彩上少用原色,以杂色解斡,使色彩由浓艳向单纯清雅过渡,画风主要有疏体和密体两种。

  地仗——石窟一般为三层:粗泥,细泥,白灰。其他多为两层:草泥层,白灰层,少量仅有一层白灰。颜料:大多为矿物颜料。

  初唐时期的作品有明显的隋大业遗风,墙面仍以赭色做底。晚唐则画风细腻,手法写实且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把吐蕃时代奠定下来的具有鲜明吐蕃风格的壁画形式进一步固定下来,加以发扬,从而形成了延续200年的敦煌壁画的地方风格。壁画的表现技法一般是用黑线勾勒,然后添彩,并以少量的红、黄、蓝、绿、赭、紫诸色涂绘。画工不细,但勾勒线条却很娴熟,人物造型比例准确,有的壁画还使用了沥粉贴金。另外龟兹、于阗、回鹘高昌三种壁画的风格既有明显的地方民族特色,又表现出受中原,特别是受敦煌莫高窟佛教艺术的影响。

  从五代开始,封建统治者为满足自己奢侈生活开设的图画院开始盛行,五代南唐、西蜀都正式从翰林院中分设出翰林图画院,培养画家为宫廷服务。这一时期宗教壁画继续得到发展。“大约前蜀、后蜀较盛行,晋、吴、越较少。南唐虽有曹仲云等名手,壁画也不甚多。唯有后梁继承晚唐遗风,可与西蜀相比。”

  宋代画院实力雄厚,在宫殿里设有庞大的翰林画院。据《画继》记载:“徽宗建龙德宫城……皆极一时之选。”然而,对壁画的重视和发展已远远不及唐代。这一时期作画的主要是画工(民间画师)。能见于画迹的宋代壁画有石窟壁画、寺庙壁画和墓室壁画。其中以寺庙壁画和墓室壁画的数量最多。

  辽代早期的墓室壁画的绘制风格主要承袭唐代的汉人工匠笔法,还有的用稚拙的笔法描绘契丹民族风情。中期随着契丹民族不断汉化,铁线描,混合描,晕染,平涂等都为其所用。圣宗东陵和内蒙古敖汉旗北三家墓的壁画,无为精美。东陵墓中所绘侍臣人物,具有肖像般的效果,四时山水清新自然。敖汉旗北三家墓内的引马奏乐等画面亦很精妙,较前期有了很大进步。

  金代壁画墓发现不多。大定以后的世宗章宗时期墓葬壁画少有发展。现已发现的近代壁画墓区,集中在原宋辽旧地,其壁画风貌已于宋代不同。

  西夏壁画在风格上有回鹘风、唐风。正面构图及人物形象均过于程式化,显得呆板而缺乏生气。敷彩上也很有特色。色彩多用大面积的色为底,土红色勾线,整个画面偏冷。壁画中过多的使用沥粉堆金手法,是前代壁画中少见的。墓室壁画的画壁有草伴泥层和白灰层组成,以蓝色绘轮廓线,以赭红绿色作为晕染。

  元代壁画以寺庙壁画为主,而且在继承历代壁画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如永乐宫、兴化寺、青龙寺的壁画作品,在画面构图,人物造型及表现技法等方面都有了新的提高。但是,由于文人画的兴起和发展,壁画已不再是画家们所涉及的主要领域了,元代墓室壁画已发现的不多。

  明朝是我国封建社会后期,在中国绘画史上文人画最为昌盛,而壁画则日趋衰落。寺庙壁画以法海寺壁画为代表,完成于明代正统八年(1443),内容为《帝释梵天图》《水月观音像》等,作者为宫廷画家。该寺壁画气势宏大,人物众多,绘制技法娴熟高超,洒脱奔放,人物造型比例准确,线条流畅,色彩浓丽和谐,重彩技法十分纯熟,设色较多地使用了朱砂、石青、石黄、石绿等。工艺上多用沥粉贴金,画面呈现庄重而富丽的效果。除此之外,明代壁画中还有历代罕见的室外壁画——五彩琉璃浮雕壁画《九龙壁》和独具特色的丽江壁画。

  清时中原壁画走向衰落,不仅在宫廷建筑、亭台楼阁内没有大量壁画的出现,在一些庙宇之中也很少见到原明时那样大面积的壁画绘制。在一些民间的庙宇中也作些彩壁花纹的装饰,也不像前代那样讲究。因此壁画工艺也就谈不上什么进展。

  从清末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大约50年间,中国壁画的状况远逊于其他画种。文献记载中所见,最早的壁画大约是20年代北伐战争期间的战地宣传壁画。但这批壁画不仅是20世纪最早的中国壁画,而且内容直插当下现实生活,比起传统壁画弘扬佛法的主题中对于平民起居的偶有涉猎,它显然高扬了现代社会关怀人类自身的文化理念。30年代初曾有工农红军歌颂革命斗争胜利、群众欢欣鼓舞的壁画出现。

  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有八幅石雕壁画,是刘开渠、王临乙、滑田友等八位顶尖级雕塑家所作,画家董希文、彦涵、吴作人等参与作构图稿。人物造形极尽西法写实之能事。其位置排列则依中国古法,不拘自然序列,随构思立意进入人为序列之中。